明明好想静静

【维勇】Once(8)

Immortal:

8.


 


维克托生气了,勇利很明白这一点。


其实他生气的点也很好理解,大概就是因为勇利一直以来都没有对他说明真相,不但不主动,还有故意忽悠的嫌疑。一个成年人,被另外一个人蒙在鼓里地耍得团团转,像个傻瓜似的,别说维克托了,换了一个普通人都会觉得来气。


只是勇利没有想到对方会这样生气,明明不把事情坦白,对双方来说,才是最好的。


“你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打算告诉我了。”维克托抓着他手腕的手的力度松了松,擦过他的手心,然后手指插进他的指缝里,变成了十指紧扣的姿势。“如果不是这次无意中碰到了你们,我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有这样的一个孩子了?”


在确认安琪儿真的是自己的孩子的时候,维克托是兴奋而又难过的。他的家庭观一向以来确实薄弱,也从不想象自己将来的孩子会是怎样,他明明不喜欢小孩子,却又在看到活蹦乱跳的安琪儿后,开始惊叹于这世间生命的奇异和精妙之处。


原来在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,有一个奔涌着他的血液的小生命顽强而又快乐地生活着,然后,或许会把新的希望和梦想继续延续下去。


维克托在年轻的时候不会思考这种可能性,那时候的他风光无量,只能看到前景而不知退路。


然而如今的他,事业不继,身带伤痛,而又孓然一身,他曾经是创造了很多辉煌很多奇迹,然而,那都过去了。记录只会被逐渐打破,新生代不断崛起并取代老将的位置,而到那个时候他又将如何自处。


维克托是害怕被遗忘的,如果他在表演上不能给人们带来新的惊喜,人们会逐渐忘记他,所以为了被铭记,为了得到喝彩鼓掌声,他愿意一次又一次地挑战自我,然后给自己带来更多的伤痛。


再到后来,他便逐渐发现这种遗忘是避无可避的,就连五连胜的他也一样,不可免俗。


维克托这人相当坚强,他没有过多的忧伤和难过,只是有些迷茫。


他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,更不知该如何停歇,因为,他就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。


唯一的“家人”马卡钦离去了,没有人会温暖他。恩师雅科夫有了新的学生,尤里如果也退役了,他会再教导新的学生,日子忙碌而充实。而他的人际交往关系又是那样的浅显,经不起一点挑战,维克托怀疑哪天要是他落难了问人借钱,可能也没几个想借。


每个人都有新的方向,有属于自己的家,却唯独他没有。


然后在这样的一个时刻,勇利和安琪儿出现了,他们可能是天神派来拯救他的使者。


维克托很开心,他有和自己存在联系的人啦,不像那对他根本连提都不想提的双亲,勇利也好,安琪儿也罢,都是温柔可爱得只想让世界予以厚待的人。但是他又很难过,因为他觉得勇利不想自己掺和进去,所以那人才一而再再而三地在这件事上撒谎。


维克托承认他确实不是个好爸爸,不是个好情人,或许再年轻个几年,他还会因为这孩子的存在而感到万分头疼。但谁又没有个年轻而傻逼的时候?可惜勇利到走前都没有跟他坦白,他就这样悄悄地来,又装作无事人一样地走。


他在前几天就摸到了勇利的SNS账号,刚开始不敢用大号,偷偷注册了个小号关注了他的账号。


上面都是勇利和安琪儿的日常生活,维克托不嫌无聊,把那账号上所有东西都看了。


他看到了安琪儿所说的四天小鹅的表演,看到勇利晒他和安琪儿在家中温泉拍的照片,看到安琪儿在冰上转圈儿的动图,甚至还看到牙牙学语的安琪儿——那时她还是短发,穿着薄荷绿的连体衣,在地上颤巍巍地走,刚开始走两步还会摔倒,她也不哭,接着重新站起来,然后维克托听到了勇利的声音,安琪儿便笑着朝镜头的方向扑过去,喊他“爸爸”。


视频到这里就截然而止,大概是安琪儿扑到勇利身上了,那一刻维克托真是嫉妒又开心,他多想自己也站在现场,可以亲耳听到她喊自己一声“爸爸”。


安琪儿小时候的珍贵时光就这样被他错过了,而他却统统都不知道,种子在海那边的岛国上萌芽成长,早已抽出嫩芽,如果不是阴差阳错地让他碰上了,或许他连她什么时候成长为大树也不会知道。


勇利对他,其实又是多么的残忍。


他给对方机会坦白,那人却死活不肯,维克托也不明白这到底是要怎样了,所以他生气,又难过。气勇利什么都不说,更气自己做过这样的事却什么都不记得,独自生下并抚养安琪儿的勇利又是怎样的心情,维克托压根不敢细想。


勇利坚强而又沉默,在明白一切过后维克托感到如此地心疼,如果勇利再软弱一点或许会更好,因为那样他可能会依靠自己,但是就是这样倔强的勇利,才让维克托感到不能自已地喜欢,待到反应过来,自己原来早就泥足深陷了。


 


此时的勇利被震得一时没能做出任何反应,维克托又问他: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负责任,看上去很不靠谱,所以才不愿意告诉我的?”


见勇利不说话,维克托便撇了撇嘴,看上去倒是有点像一头撒娇的大型犬了。


“我知道我在你眼中可能不是一个好父亲,但是……”


“抱歉,我其实,没有想过那么多。”勇利有些懵,维克托跟他说的一番话又是怎么回事,那跟他思考的角度完全不一样,半晌,他只好说:“维克托,你先把我放开再说……”


“不放。”维克托像小孩子赌气似地说,“你对我有什么不满的话,你可以直接说,但是我不希望你有所隐瞒。”


勇利动了动肩膀,说:“你靠太近了,我怎么说?”


维克托将信将疑:“我放开了你,你会逃吗?”


“这里是我家,我能去哪儿?”


“也是。”维克托便松了手,勇利立刻就把自己的手从对方的掌心中抽走了,维克托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,道:“现在可以说了吗?当时,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。”


“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,就是宴会那个晚上,我和你喝醉了,就那个了……”


“那个是哪个?”


“就那个那个啊……”


“到底是哪个?”


“那你还要不要人说了!”勇利忽然吼了出来。


维克托有些惊讶,大概没想到勇利居然会这样吼他,便笑了笑,说:“抱歉。”


“呃!我也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。”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气,继续道:“然后我就发现怀孕了,就把安琪儿生下来了,在圣彼得堡没打算告诉你,是因为觉得安琪儿还小,本来是打算等她成年后我再说的。”


“就是这样?”


“嗯,就这样。”勇利把个中过程一笔带过,所有艰辛和纠结,他完全没有打算向维克托提,再说了,他也不觉得那有什么好说的。


在得到这样一个简短到类似敷衍的答案后,维克托是不满的,然而他并不能怎样,勇利在安琪儿这事上就跟蚌壳差不多,撬一点儿就开口说一点儿。他要是逼紧了,兔子急了也会咬人。


“你想问的东西问完了?”


“暂时……没想到新的。”


“那轮到我了,”勇利扶了扶眼镜,冷静又严肃地道:“你来有什么目的,你是不是想要和我抢安琪儿?”


维克托没想到勇利的戒心这么大,连忙摆手道:“我完全没有这个打算,你可别误会,安琪儿是你的,谁也抢不走。而我来这里,只不过是因为想要做出弥补,如果可以的话,能一起生活就更好。”


“维克托,不好意思,孩子是我选择要生下来的,你不用觉得有什么负担和压力,另外就是我们现在的生活很好,有没有你都一样,如果可以的话,我更加希望……”勇利垂下了眼,半晌,复又抬了起来,“你不要打扰到我们。”


“勇利,我也是孩子另一个父亲,这对我不公平。”维克托笑着说:“我没想过改变你们的生活现状,只是觉得安琪儿会需要一个,母亲?如果可以这么说,我也愿意担当这个角色……”


“但我不愿意。”


“勇利,为什么要拒绝我呢?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我?”


“我不讨厌你,维克托。”勇利心想他怎么可能讨厌他,只是他又隐约觉得维克托不是属于他这个世界的人。说他自卑也好,说他懦弱也罢,勇利害怕有一天,他和安琪儿都挽留不住他。


伤害的如果是他一个人也就罢了,可是安琪儿不一样,他不愿意看到她承受任何伤痛。


说到底,不过是因为他长期习惯了封锁自我,往深里讲,大概就是因为严重缺乏安全感,所以宁愿选择谁都不相信,然后把自己蜷缩在龟壳里。


“但是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我一时很难做出改变……”


“那没有关系,我可以等,”维克托看着他的眼神无比坚定,“你也不用在意我或者是改变什么,就现在这样就很好。”


勇利便知道维克托算是和他卯上了,估计他说什么对方也不会轻易改变。


“勇利,我知道你担心什么,但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,如果我做得不好,你可以打我骂我,但是请不要让我离开,我已经错过了安琪儿前五年的宝贵时光,我不想犯下大错以后都无法弥补。”


“所以我是说什么你都不肯走,是吧?”


“……也可以这么说。”


勇利怀疑地看着他,“那你在俄罗斯的事情那边怎么办?你不打算参加冬奥会了?”


“这就是另外一件事了,”维克托忽然又伸出手,并再次抓住了勇利的手,把他放在自己的胸口前的位置,“勇利,你有考虑过复出吗?如果你愿意的话,让我来当你的教练吧!”


复……出???当教练???开玩笑吧?不要说他这样的年纪,空窗几年还能和现役新秀运动员们同台竞技,但就连他最仰慕倾心的王者都说来给他当教练……?


“不需要任何酬劳,我会带你重返赛场,勇利,相信我吧!”维克托睁大双眼,举着勇利的双手凑得更近了,那阵势仿佛是求婚一般。


不,就算是求婚,勇利都不会那么头晕目眩,那种像是被流星砸到脑袋上的受宠若惊和欣喜若狂,让他一时之间竟然连话都说不完整了。


“复复复复复出??什、什么?还有当我的教练?”勇利说:“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?”


“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?我都已经宣布退役了,因为我要来当你的教练啊,教练·维克托。”他捧着勇利的双手,道:“你很想回去,对吧!”


“……”勇利看着他,又看了看两人紧握的手,尽管一开始他是有些喜出望外了,但细想片刻,又觉得这不可能。他在五年前都做不到的事情,在退役五年后,又会做到吗?


勇利一想到那种赛场上所带来的威迫和震慑就不由得感到一阵心悸,他很想赢,但是,他回不去啊。


“不,不可以……”勇利的脸色突然就变了,他挣脱了维克托的手,“别开玩笑了,我不需要教练,你回去俄罗斯吧!”


“勇利,我知道复出并不容易,你需要克服很多困难,但是我会作为教练帮你,请相信我吧。”


维克托说着又朝他重新伸出了手,想要握住对方那双已经开始有些颤抖的手,但在碰到勇利那一刻的时候,那人就把他的手给重重拍开了。


只听到“啪”的一声,两人忽然就安静了下来,屋子气氛异常凝重,维克托愣了一下,慢慢地抬眼看对面的勇利。勇利的表情难堪而又悲痛,半晌,他垂下眼,说:“对不起。”


“勇利……”维克托不知道勇利会对这件事反应那么大,他无心至此,唯有放缓声音道:“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,我不逼你,你可以慢慢考虑。”


“不用了,我谢谢你的好意,但这件事,我想我做不到。”勇利扶了扶眼镜,“如果你愿意作为客人留在我们这里,我也没有权利把你撵走,不过我没有跟家里人说过你的事情,我希望……”


“我不会跟任何人说,也不会……告诉安琪儿。”


勇利咬了咬下唇,他知道自己蛮自私霸道的,毕竟维克托是安琪儿另一个父亲,但他却阻止了他们的相认。


一句“我不希望你打扰我们”,宛若一道铁壁,把维克托拦在了围城之外。


“嗯,床铺我待会而会给你拿过来的,今晚你就住这里吧。”勇利说完就关上了门,然后他靠在门边大口喘气,之前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儿的眼泪终于奔涌而出。过道上没有一个人,他缓缓滑倒坐在地上,狼狈地擦掉了脸上的泪珠。


开什么玩笑,你要是想帮我的话,你为什么不早点来……?!


勇利多少明白自己有迁怒的意思,孩子是他选择生的,事业是他选择放弃的,这都不是维克托逼他的,而他却偏偏把这些都怪在了一无所知的维克托身上。他不是圣人,不过是个普通人,有自己的小心眼,也有自己的私心,他明知道这样的迁怒毫无意义,仍还是忍不住想埋怨对方:为什么他不在他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,却偏偏要在他尝试开始融入“正常生活”的时候不顾一切地闯了进来?


他当然不是后悔自己所做过的决定,然而那不代表他就没有懊恼、没有不甘,这些年来他其实一直生活在对自己的深深的自责和内疚之中,那些阴暗的情绪就像一个无形的枷锁,禁锢在他的身上让他寸步难行。但是谁都不知道他是这样想的,勇利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,更不愿意在安琪儿展露脆弱的一面——毕竟在安琪儿的心中,勇利就是她的英雄。


勇利自然不敢在宴客厅房门前就这样哭出来,他回了自己的房间,痛哭了一场过后就钻到被窝里逃避现实,连晚饭都不记得吃了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直到他的姐姐胜生真利来敲门,勇利这才从被窝里钻出来,然后戴上眼镜并开了门。


“真利姐姐。”他喊了一声,眼睛红红的。


真利倒是神色如常,像是没有发现自家弟弟的异常,只是用手指示意了一下维克托所住的房间,道:“你朋友是决定这段时间在这里落脚了吗?”


“大、大概吧……”


“噢,那我帮他弄套被褥吧,晚饭放在厨房了,你要是自己饿了就去热。”


“谢谢,那安琪儿……”


“妈妈今晚在带她呢,不用担心。”


“那就好。”勇利这才松了口气,在他不小心遗忘了安琪儿这段时间,幸亏自己的家人都在默默地关心自己。在和他说完话之后真利就离开了,勇利想现在并不想去找安琪儿,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状态并不好。


安琪儿聪明懂事得有些过头了,在这个年纪的她总是能察觉到勇利的情绪不佳,如果让她看到自己眼睛红红的,估计又要担心了。


然后他去厨房热了一下饭,没什么胃口,只是随便吃了几口就回房间去了,他还觉得很累,是那种精神上的疲惫,所以爬上床没多久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


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是安琪儿把他给喊醒的,小姑娘在他床边摇他的手臂,道:“爸爸快起床啦,早起的小猪有猪排饭吃!”


“啊嗯,早啊安琪儿。”勇利在床边摸了一会儿,摸到眼镜后就把它给戴上了,然后他就听到有人在门边说:“早安,小猪勇利。”


勇利先是一愣,转头便看到穿着运动衫的维克托抱着臂倚着门边站着,明明是懒洋洋的动作,却透着一股从骨子底里散发而出的性感和骚气。


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!……不对,他好像昨天就在了!勇利揉了揉脸,深刻怀疑自己是不是睡懵了。


天啊,他居然忘了自家家里有这么个家伙的存在!!!


“快起来吃早饭,待会儿一起出去玩吧!”维克托笑着挥了挥手,“安琪儿也会去哦。”


“对,安琪儿也要去,爸爸快点起来!”


“安琪儿,你今天不用上幼儿园吗?”


“小维叔叔帮我请假了,所以我就不去幼儿园啦!”安琪儿开心地说:“而且我记得爸爸今天也不用上班的!”


好样的,第一天来还帮自己的女儿逃课了!然后勇利就被热情的女儿给拉下了床,接着就被安琪儿推到洗手间去洗漱了,不过在洗脸的时候,他还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儿。


说真的他还蛮佩服维克托这人,明明昨天他俩关系闹得那么僵,这人看起来好像还啥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,也不知道是性格太天然抑或是心太大。


待他穿好衣服并到旅馆大厅吃早饭的时候,他的母亲宽子早就把饭菜都准备好了,真利坐在旁边,一边看还一边看着一本不知道什么东西。相继道了早安以后,勇利坐了下来,安琪儿在他左边坐了下来,维克托很自觉地占了他右手边的位置,勇利瞥了他一眼,维克托便笑了,“怎么,我不可以坐这个位置吗?”


勇利心里还有些气,便故意不看他的脸,说:“那是我爸坐的。”


“没关系啦,随便坐都可以的,”宽子说:“我们家位置不固定的。”


因为长期经营温泉旅馆的原因,胜生父母都会些许英文,尽管说不上精通,但好歹能听懂某些单词。


维克托便温柔一笑,“那就好,阿姨你不但长得好看,人也真好。”


宽子害羞地捧了捧圆圆的脸,有些难为情地道:“哎呀哎呀,被大帅哥这样称赞,真不好意思呢!”她想了想,说:“一定是因为小维昨天送我的护肤品,用完之后脸滑滑的,感觉皱纹也少了!”


“阿姨喜欢就好,用完了尽管和我说。”


“怎么好意思,一定很贵吧。”


“不贵不贵,你记得要先按着顺序用,那个那个……”


不知道为什么维克托就开始指导勇利的妈妈用护肤品了,看来真的是妇女之友。


而亲儿子勇利被完全冷落了,他有些无语,然后东张西望了一下也没发现自家老爸,便说:“对了,爸爸呢?”


“爸爸啊,昨晚小维给他带了几瓶酒,然后爸爸很高兴,所以就和他喝了一个晚上的酒啊,现在也没醒呢!”宽子听到了勇利的疑问,便说:“爸爸最喜欢喝酒了,平时你们也不喝,现在找到了酒友,可高兴了。”


勇利:“……”


没想到不止妈妈,连爸爸也被攻略了啊!!!!


勇利连忙把目光落在了唯一幸存的真利姐姐身上,没想到真利猛地合上了正在看的书本,面条宽带泪地说:“真是!太好看了!”


“怎么了?”勇利问。


真利哭着说:“啊啊啊啊维克托!给我带来了尤里的签名写真集,太棒了!!!!尤里!!真是世界财富!!!!”


“等等,姐姐,原来你是他的粉丝吗?”


“你居然不知道吗?不过算了,反正你也搞不到他的签名!”真利没有理会勇利,只是看着维克托说:“维克托,请问还有没有别的照片,我可以要吗?!”


“没关系哦,有的话一定会给你,毕竟我和尤里很熟呢。”维克托托着腮微笑道。


“太棒了!我要先出去绕着旅馆跑十个圈!”


然后真利就冲了出去跑圈了,勇利这下子真是彻底无语了:“……”


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,无力地瘫坐在地上。


胜生家V.S.花滑大魔王维克托——


胜生家,团灭。






*赶出来了!!但是没时间了我要断网了!!!明天再抓虫!!!!

评论
热度(899)

© 明明好想静静 | Powered by LOFTER